君子,孔子心目中的理想人格

君子,孔子心目中的理想人格


——《君子之风》导读



“君子”一词广见于先秦典籍,大多是对贵族、上层统治者的称呼,以血统和政治地位为标准;而后经孔子的选择、阐释、提升,并赋予了它“德性”内核,至此,“君子”形象得到了重塑,成了一种“比勇士更儒雅、比绅士更正义;比之书生少了几分酸腐之气,比之英雄少了几分草莽之气”的理想人格形象。


面对“礼崩乐坏”的社会现实,孔子积极推行以“复礼”为手段的“德政”思想,然而世道已变、人心不古,在周室式微、诸侯割剧的现实面前,“恢复周礼”注定是镜中花、水中月,于是,孔子聪明地选择了“君子”这一形象来承载他的“仁、义、礼”,承载他的政治主张、伦理思想、道德观念,并通过热情讴歌君子形象、不厌其烦地阐释,鼓励弟子和世人做君子、不做小人,学会在“乱世”中正确安身立命,进而达到曲线复礼、实现国治民安的政治理想。


杨伯峻先生考证,“君子”一词在《论语》中共出现过107次,不仅如此,《论语》还留下许多关于“君子”的精辟论述,如“君子和而不同”“君子不器”“君子坦荡荡”“君子喻于义”“君子怀德”“君子周而不比”等等,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一部《论语》就是一部关于“君子”的学说。


那么,在孔子心目中,“君子”到底是怎样的形象呢?纵观整部《论语》,孔子从来没有明确地给“君子”下过定义,有的是在不同场合对“君子”的各种阐释,本文选取的十二章节就是如此。下面就本文十二章,谈谈孔子心目中的“君子”形象。


一、“君子”形象的品质


孔子提出君子要“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义以为质,礼以行之,孙以成之,信以成之”,这两章高度概括了君子必须具备的品质,它包括等为核心的政治、道德素质及掌握六艺的知识技能素质。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君子”要做到以生命捍卫仁义,“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15.9);能正确处理的关系,不以利害义,要“喻于义”(4.16);要“志于道”“耻恶衣恶食”(4.9),追求理想,不追求物质享受;不以个人利益为重,不为私利“患得之”“患失之”(17.15);要安贫乐道,“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7.16),不要以非正当手段去追求富贵名利;要热爱学习,“乐以忘忧”(7.19),追求心灵的幸福;要世事洞明,豁达坦然,遇事“不忧、不惑、不惧”(14.28);要心胸开阔,意志坚定,勇于承担责任,“死而后已”(8.7)。


二、“君子”形象的气质


在孔子眼中,“君子”形象不仅“慧于中”,具有“仁、义、知、勇”等内在的德性品质,还要“秀于外”,整体呈现出温润如玉的“中和”气质。


“子温而厉,威而不猛,恭而安”(7.38


孔子温和而严肃,威严而不凶猛,庄重而安详。这虽是学生眼中的孔子形象,但从这简洁而传神的描述中,我们不难感受到君子身上由内而外散发出的那种高贵气质,让人亲近而不狎昵、让人敬畏而不远之、让人仰望而不疏离。


棘子成曰:“君子质而已矣,何以文为?”子贡曰:“惜乎,夫子之说君子也!驷不及舌。文犹质也,质犹文也。虎豹之鞟犹犬羊之鞟。”(12.8


子贡的意思是说,外在的文饰和内在的德性是一样重要的,文质兼美、表里如一,这才是君子应有的气质。子贡的见解和孔子是一脉相承的。


子曰: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论语·雍也》)


内在的本质超过外在的文饰就显得粗野,反之则显得虚伪,真正的君子其内在本质与外在文饰是相调和的。


三、“君子”形象的楷模


“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6.11


虽然孔子没有给“君子”下过定义,但在他心中,“君子”的形象一直是清晰、可触摸的,因为它有一个化身——颜回。


颜回,字子渊,鲁国人,十三岁开始跟随孔子,学业有成后继续跟随孔子周游列国,三十八岁跟随老师回到鲁国,开始在鲁国传道讲学,四十岁病逝家中,终生未仕。


为什么颜回能成为孔子心目的君子表率呢?其一,颜回一生严格按照孔子的“仁”“礼”立身行事,“回也,其心三月不违仁”(《雍也》);其二,谦虚好学,“愿无伐善,无施劳”(不夸耀自己的长处,不宣传自己的功劳)(《论语·公冶长》)、“有颜回者好学,不迁怒,不贰过”(《史记·孔子世家》);其三,安贫乐道,坚守信仰,矢志不渝,“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其四,为人尽忠,颜回对老师孔子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感激和尊重,一生追随老师,处处为老师排忧解难,所以孔子曾由衷地说“自吾有颜回,门人益亲”(《雍也》)。正因为如此,孔子评价颜回具有君子四德——“强于行义,弱于受谏,怵于待禄,慎于治身”(《孔子家语·颜回》)。


由此可见,如用一个人来比“君子”,这个人就是颜回;那么拿一样物来比附“君子”,这样物该是什么呢?那就是“山水”了——


“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6.23


君子是“智”“仁”的合体,更是“山水”的合体。山,稳重安定、静默庄重;水,随物赋形,富有变化。“君子”兼具水德、山德,既敦厚沉稳、富有涵养,志向明确、意志坚定;又通达事理、懂得权变,反应敏捷、思想活跃。


 世有孔丘,“君子”始立。可以说,是在孔子的精心重塑和不遗余力的维护下,“君子”一词才散发出如此高贵的气质。而自从有了“君子”这一理想人格,我们的文化便有脊梁,余秋雨先生说:“对中国文化而言,有了君子,什么都有了;没有君子,什么都徒劳。”此言得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