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作文备考热门话题:工匠精神

               热门话题:“工匠精神”


背景:在2016年的全国两会上,工匠精神,第一次出现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李克强总理说,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增品种、提品质、创品牌。“中国制造2025”规划的出笼掀开了追求“工匠精神”的序幕


一、概念


工匠精神是指工匠对自己的产品精雕细琢、精益求精的精神理念。


二、内涵


1精益求精,注重细节,追求完美和极致。不惜花费时间精力,孜孜不倦,反复改进产品,把99%提高到99.99%


2严谨,一丝不苟,不投机取巧。对产品采取严格的检测标准,不达要求绝不交货。


3耐心,专注,坚持。不断提升产品和服务,因为真正的工匠在专业领域上绝对不会停止追求进步。


4专业,敬业。以专业素养、敬业精神打造本行业最优质的产品。


三、典例


1.长寿企业


据统计,全球寿命超过200年的企业,日本有3146家,为全球最多,德国有837家,荷兰有222家,法国有196家。


为什么这些长寿的企业扎堆出现在这些国家,是一种偶然吗?他们长寿的秘诀是什么呢?他们都在传承着一种精神——工匠精神!


2.瑞士手表


瑞士制表商对每一个零件、每一道工序、每一块手表都精心打磨、专心雕琢、他们用心制造产品的态度就是工匠精神的思维和理念。在工匠们的眼里,只有对质量的精益求精、对制造的一丝不苟、对完美的孜孜追求,除此之外,没有其他。正是凭着这种凝神专一的工匠精神,瑞士手表得以誉满天下、畅销世界、成为经典。


3.日本“寿司之神”  


东京银座的小野二郎,捏了大半辈子寿司,被称为“寿司之神”,日本将他视为国家珍宝。为保证温度,用餐前的热毛巾是学徒手拧的;为保证米饭的口感,煮饭的锅盖压力之大需要双手使劲才能打开;煎蛋这份看似简单的活,要出自有十年经验的徒弟之手;从前的虾是早晨煮好后放入冰箱直到上菜前取出,现在是将虾煮到客人光顾前才取出;给章鱼按摩时间从半小时增加到4050分钟,只是为了让肉质变软、带出香味。


专注寿司60载,食客们品味的不是寿司,而是小野二郎的工匠精神:不断的重复以期达到新巅峰。


4.庖丁解牛


《庄子》中记载了一个“庖丁解牛”的故事。一个叫丁的厨师给梁惠王宰牛,手所接触的地方,肩所靠着的地方,脚所踩着的地方,膝所顶着的地方,都发出皮骨相离声,刀子刺进去时响声更大,这些声音都合乎乐曲的节拍。


  传说当然只是传说,但这背后对于技术精益求精的追求,却是中国历史上绵延不绝的一笔精神财富。


5.课文素材《品质》


工匠精神应成青年气质


——人民日报社论


“牛皮是有表情的,在血管通过的地方,它会有闪电般的模样;而肋部的皮,常常留下牛打斗、活动时造成的伤痕,会有一种狂野的感觉。”这是一位朋友在给我普及皮革知识,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让人想起古代那位著名的庖丁。他大学学的是舞台设计,偶然接触制皮技艺,一发不可收拾,从学徒开始,一步步建起了自己的工作室。如今不仅赖此谋生,还寄托了一心做匠人的理想,可谓安身立命了。他循着自己的节奏,在纷繁喧闹的都市里,一刀一刻,雕刻着自己的人生。


工匠精神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对像我这位朋友一样有着匠人情怀的年轻人,无疑是一种莫大的鼓舞。政府工作报告是政府的施政纲要,写入这样一个带着温度的词,是一种明确的倡导。从表面来看,它是要契合供给侧改革的需要,鼓励企业提供更高品质的产品;但从更深层意义来看,这是决策层在价值观层面的一次成功倡导,其指向是涵养一种内心充满定力、凡事精益求精的时代气质。


最近互联网金融企业接连倒地,圈钱游戏终于撕下了最后的伪装,露出狰狞的本来面目。在我们周边,这样的故事其实不停在上演,所不同的只是版本。圈钱,营销,再圈钱……直到难以为继,轰然倒塌。现代互联网带来的红利,意外让一个古老的“职业”——骗子获得了新生。大众传媒还在歌颂一些“故事英雄”,靠讲故事赚钱,可谓无本万利,于是生生造就了一句口头禅:忽悠也是生产力。不可否认,这些短期行为正在将“互联网+”污名化,仿佛互联网竟成了浮躁的代名词。


工匠精神能在社会层面激起如此大的反响,也便不足为奇了。一言以蔽之,躁动的心需要沉潜。风来了,猪都能上天,但要长久飞天,还得能御风而行,而这御风的本事,就得靠工匠精神了。对于什么是工匠精神,千人有千解,但有两个核心元素不可或缺:精雕细刻、精益求精。放眼当下,真正创造时代传奇的企业家,身上也都有鲜明的工匠精神烙印。日本以精细化工业闻名于世,追踪溯源,正是他们匠人文化的底子,正如日本大企业家稻盛和夫所言:“企业家要像匠人那样,手拿放大镜仔细观察产品,用耳朵静听产品的‘哭泣声’。”互联网时代,注重用户体验、提高用户黏和度仍是企业的核心工作,要让用户以拥有自己的产品为傲,靠的正是与众不同的那点沉潜功夫,或者说,工匠精神。


以工匠精神的角度来审视我们的日常生活,有些道理也便明了了。比如,同样从事一份工作,为什么有的人原地踏步,而有的人却得心应手,风生水起?所不同的,也许就是对工作的认知和对待工作的态度。显然,对具备工匠精神的人来说,工作不只是眼前的苟且,自有诗和远方。古人有句话叫“技近乎道”:技艺层面的不懈雕琢和追求,乃是为了寻求与最高的“道”相亲,正是在这样的逻辑下,产生了数不胜数的古代名匠。同样,对所从事的事业充满热爱乃至敬畏,就会把平凡的工作当作一种修行,不经意间便可能累计出极致的作品乃至非凡的成就。


如果说“互联网+”提醒我们“梦想还是要有的”,工匠精神就算是一种温和的劝勉,让我们在高喊“躁起来”的时代“想静静”,“静静”是谁?“静静”就是那个敢于为了梦想而努力沉潜的,你自己。


 


社会急功近利,工匠精神何以生长


                     人民日报社论


当今,人们似乎被一种急躁、焦躁、浮躁的情绪笼罩着、驱动着,在公共场所,为争座位、抢车道而恶语相向甚至大打出手之事时常发生,不久前一私家车司机因车辆剐蹭而对快递小伙儿不停地辱骂殴打事件,让国人再次感受到搅动人内心的那个看不见的魔鬼之可怕与可憎。


还有更可怕、更可憎的。现如今,诈骗、传销、碰瓷之魔,游荡于社会的各个角落,骚扰、搅乱甚至冲击、破坏着人们的生活,稍有不慎,你就可能被骗、被坑、被讹,轻则经济受损、精神受创,重则倾家荡产、家无宁日。


而对更多的人包括管理者、领导者而言,急功近利四个字已潜移默化,自觉不自觉地会在人们的思维与行为中,在一些制度、政策的设计、施行中显现,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今天读者来信反映的不过是其中的几件而已。


许多人对功利赤裸裸地甚至不择手段地追逐与攫取,使社会中弥漫、充斥着急功近利的气息,它不仅反映在人的行为上,也反映在人的气质以及社会气质上。稍作观察便可发现,在大多数人已经解决了温饱问题、过上小康日子的当下,身边气定神闲、安之若素、淡泊宁静之人越来越少,心急火燎、心浮气躁的人越来越多,人们身上,戾气、霸气、匪气、怒气、肝火气日增,温和、儒雅、良善、谦让之气日减。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工匠精神”何以生长?


“工匠精神”是靠爱心、安心、精心、细心、耐心、恒心滋养、支撑的。倘若对一个职业、一种工作、一项事业、一门手艺,没有发自内心、始终如一的热爱,没有追求极致、追求完美的精神,没有一丝不苟、精益求精的态度,没有专心致志、心无旁骛的定力,没有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信念,没有经久不衰、脚踏实地的干劲,没有百折不挠、坚忍不拔的毅力,没有淡泊名利、物我两忘的境界,何谈“工匠精神”?!


十几年前我去日本访问时,有件事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因为我们人少,日本方面接机时只派了一辆小轿车。日本司机在将几名来访者的旅行箱放进后备厢时,怎么也塞不进去。只见他耐心地、反反复复地摆弄着几个箱子,放进、拿出,再放进、再拿出,足足折腾了十几分钟。其间司机虽也着急,但无丝毫不耐烦之意。近两年在德国旅游时,曾在柏林见过修路的场景。目睹德国人操作施工的场面,那种精细劲儿包括其所用工具之精致,让人感觉他们似乎不是在修马路,而是在做一件手艺活。


反观我们自己,太多的人为名利地位、面子权欲所役,好高骛远、好大喜功且急于求成,有不少人不甘于做寂寞的工匠,而是期望不劳而获、一夜暴富、飞黄腾达。


在经济社会飞速发展变革、工作生活节奏日益加快的当下,我们是否该好好思考一下,如何创造“工匠精神”生长的空间,让发展更可持续,让变革日益向好、日益向善?!


人民日报》(2016042620 版)


记取他们的工匠精神


 ——人民日报时评(324


    今年初春,上海痛失两位文化老人。一位是歌唱家、音乐教育家周小燕,一位是连环画泰斗贺友直。两位老人先后离世,其间仅相距12天。他们深耕于自己的领域,留下了丰富的文化遗产。而这当中,有一种叫做工匠精神的文化遗产,更是两位老人共同留给我们的珍宝。


  周小燕在60多年的声乐教育生涯里培养了一批艺术名家。她对学生一贯标准高、要求严,把认真和敬业看得尤其重要。她上课从来不受时间限制,即使是在耄耋之年,学校和家人严格控制课时,她仍偷偷约学生加课,把自己的时间排满。


  在贺友直60多年的绘画生涯中,身体力行的也是专注二字。即使连环画市场衰微,一幅画挣不了多少稿费,他仍踏踏实实地画,极其认真地对待每一根线描。他自称“画匠”,这么说并不是贬低自己,而是要求自己像工匠那样,专注、专业、执着。


  有人以为艺术靠的是天赋,有才情便可自由肆意,不需反复磨砺。论才气,周小燕和贺友直在各自领域中都算得上是天分极高的人,但他们却如此执着于对技艺的反复雕琢,日日勤恳埋首于技艺的磨砺完善,为什么?因为,单凭灵感、才气,可以一时绚烂,却难以成就真正可以传承的艺术。


  “贺氏白描”风格的最初形成离不开天分和才气,但它的历久弥新却是依靠60多年守着艺术本分,一笔一画精心推敲出来的。贺友直曾说:“要形成风格,真难。但风格形成的同时,必可能就是定型的开始。我把定型叫做结壳,自己结的壳要自己破,更难。惟有破壳,才是求得了新生。”如此,才会“技进乎道”,才有了今天独特的贺氏风格。一如郑板桥语:“四十年来画竹枝,日间挥写夜间思。冗繁削尽留清瘦,画到生时是熟时。”


  两位艺术大家六十多年如一日,将工匠精神进行到底,支撑他们的是什么?他们日复一日精耕细作以求熟能生巧、技艺精进的背后,是对艺术的虔敬至诚。他们非常清楚地知道自己的使命,既不是为了赚更多的钱,也不是求得“大师”“泰斗”之名,而是脚踏实地的自在。在哄抬价位、豪取名利之风日益盛行的艺术江湖,他们的这份简单和纯粹、这份执着的工匠精神实是昂贵稀有。


  送别总是伤痛的,如果还有精神上的失落与无助,尤令人凄惶。两位文化老人走了,带走了一个时代,他们曾经营造出的精神家园也会在身后合闭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