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需要惩戒,惩戒需要智慧

教育需要惩戒,惩戒需要智慧


——2014学年暑期师德培训感悟


语文组   童新华


 今年暑期师德培训的主题是“依法治教,切实提高教师的法律素养”。在这里,我不谈教师法律素养的现状,也不谈提高法律素养对教师有效履行职责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只想谈谈“依法治教”中一个极其敏感的话题——惩戒教育。


 什么是“惩戒”?《辞海》中的解释是惩治过错,警戒将来。由此可见,“惩戒教育”目的在于制止并纠正过错以使不再违犯,它是相对于赏识教育、奖励教育而言的一种教育手段。我国传统教育非常重视“惩戒教育”,认为“不打不成器”,为此还给我们留下了“扑”(后人称“戒尺)这种极具中国特色的惩戒器具。传统教育中的“惩戒”理念极大地维护了师道尊严,客观上也有助于提高教育的有效性,从这个角度上来看,应该有其积极的一面;但在“以人为本,平等对话”的现代教育理念面前,传统惩戒教育就一概斥之为摧残人性、侵犯人权,作为教育陋习被清理出了现代教育思想。


应该说这是一种进步,是时代发展的必然诉求;然而在教育实践过程中,我们也遗憾地发现,失去了“惩戒”的现代教育,把教育工作者推向一个尴尬的处境——面对身体、思维越来越早熟,个性越来越张扬的学生;面对厌学风气驱之不散的教育现状,教育实施者在履行职责时显得有些力不从心和无可奈何,甚至沦为学校教育体系中的弱势群体,尤其是一些生源相对较差的学校,情况更为严重。如曾轰动一时的北京海艺辱师事件中,那位上了年级的老师在课堂上面对极其无礼的学生,只能选择无为以对,那是一种无助与无奈的选择!


前苏联著名的教育家马卡连柯指出:如果学校中没有惩罚,必然使一部分学生失去保障。在必须惩罚的情况下,惩罚不仅是一种权利,而且也是一种义务。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学校教育研究部主任刘京铎教授也认为:教育惩戒是完整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有助于未成年人的人格健康和谐发展。”(《中国教育报》续梅)其实,在实践中大家都认识到了“惩戒”在教育中的价值,但学校、老师不敢惩戒、不愿惩戒、不知道如何惩戒已成为事实。究其原因主要有两方面:


 其一,现行教育法规淡化了教师“惩戒权”,表述含糊其辞。相比于日本、韩国严厉而具体的惩戒制度,我国教育法规对教师管理学生权限和学生义务的表述都是笼统的、模糊的。如: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师法》第二章第八条:(教师)关心爱护全体学生,尊重他们的人格,促进学生在品德、智力、体质等方面的发展;制止有害于学生的行为或者其他侵犯学生合法权益的行为,批评和阻止有害于学生健康成长的现象


《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修订)第四章第29条:不得歧视学生,不得对学生实施体罚、变相体罚或者其他侮辱人格尊严的行为,不得侵犯学生合法权益。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第五章第四十三条规定受教育者应当履行下列义务:(一)遵守法律、法规;(二)遵守学生行为规范,尊敬师长,养成良好的思想品德和行为习惯。(三)努力学习,完成规定的学习任务;(四)遵守所在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的管理制度。


     这些表述,看似全面,但缺乏配套的具体细则,更缺乏可操作的细则,致使这些法规停留在纸面上。最明显的一个例子便是《中学生守则》,作为“守则”意为中学生必需遵守的,是具有法律意义的,应该是很严肃的,可实际上,老师和学生谁也不把它当作回事,因为即使学生违反了守则,老师也找不到具体惩戒的法律依据。不像韩国的《学校生活规定预示案》、台湾省的《教师辅导及管教学生办法》,将惩戒的内容、程度,甚至连惩戒的器具都作了详尽的规定,学生犯了什么错要受到什么样的处罚,学校在处理时都可以找到依据。


其二,惩戒和体罚的界限难以界定,致使惩戒迷失在体罚的高压线中。虽然理论上我们可以清楚地区分两者的差异,如从教育伦理上说,惩戒是指运用惩罚手段,使犯过者身心感觉痛苦,但不以损害受罚者身心健康为原则的一种惩罚方式,是对学生成长过程中所犯过失的责任追究,是让孩子去承担错误引起的后果,是为了让学生更好地成长,其出发点是对学生的尊重与重视,是一种挫折教育。而体罚,是一种带有恶意的、发泄不满的责罚,其动机和目的都是为了发泄私愤,而不是教育学生,是对学生身心的有意摧残。然而由于学生个体差异显著,你可能以为这是批评惩戒,可碰恰这个学生心理承受能力较差,该生就认为你的批评伤害了他的自尊,是对他进行了变相体罚。这其中的曲折谁能说得清呢!再加上各种教育法规上都在强调“禁止体罚学生”,学校也把“体罚学生”视作师德的高压线,试问哪位老师敢冒“体罚学生”的风险呢!


惩戒,成了一种游离在剃刀边缘的教育手段。


然而,惩戒教育的缺失势必会引起学生、老师、家长的行为失范,就无法真正体现教育的公平;同时,学生只有在法律法规、学校规章制度、班级纪律的一致约束下,才能有助于身心健康发展,有助于正确价值观和人生观的形成。所以惩戒是教育实践不可回避的话题,或者说,在现阶段法律法规不健全的情况下,教育工作者应该积极应对,学会智慧地惩戒。


那么,我们在运用惩戒手段时,如何做到既起到惩治过错,警戒将来作用,又不伤害学生的身心健康和身心发展?具体来说,我们要遵循以下几个原则:


    第一,差异性原则。惩戒是为了帮助学生改正缺点和错误,让其承担犯错的责任,但学生个性的差异性,意味着教师在实施惩戒时在惩戒方式、程度、场所等的选择上也要有差异,不能老方一帖,以不变应万变;要在对学生的性格特点、心理承受力等做了深入了解的前提下,因人而异地选择具体的惩戒手段,使惩戒更有针对性,做到一把钥匙开一把锁。


第二,公平性原则。惩戒是一种教育手段,既为教育,必须注意公平公正,不能“另眼相待”,更不能戴着有色眼镜,让学生觉得教师的惩戒带有偏袒性。如惩戒要对事不对人、惩戒的力度要与违规行为的破坏程度一致、班干部违规要与普通同学违规一视同仁等等。惩戒的效果来自惩戒的权威性,公平公正就是为了维护惩戒的权威,增强惩戒的信度。


第三,一贯性原则。惩戒必须要有延续性,不能三天打鱼两天撒网。“如果错误的行为没有受到惩戒,或者教师放弃了对违规行为的惩戒,那么更多的错误行为就有可能发生”(《浅谈惩戒教育》七台河市高级中学刘清),可见惩戒教育只有保持一贯性,才能发挥惩戒的效果,也才能让学生认识到惩戒和激励一样也是一种常规的教育手段。


第四,安抚性原则。惩戒是一种强制性的教育手段,但目的不在惩罚,而在纠偏和建设。所以,教师在对学生实施惩戒的同时,别忘了给予学生心灵安抚。通俗地说就是“打一下,摸一下”、“推一把,拉一把”,刚柔相济,严爱相辅,惩戒和安抚相结合,这样才能真正让惩戒产生应有的成效。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主任孙云晓说:惩罚是一个高难度的教育手段。唯其如此,它更需要智慧,更需要教师们深入研究学生,研究法律法规,学会戴着枷锁舞蹈。


                                                        2014919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