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复习体会: 学会做“无用的事”

                          学会做“无用的事”


——高三语文复习体会


       童新华


高三备考是一件目的性很强、功利性很强的、特别讲究效率的事,所以如果有人说要在这事上学会做“无用的事”,那岂不是疯了?


其实不然!很多人都说语文是门“怪”学科,在高考中的表现就是“考高分不易,考低分却不难”,考完后也不完全清楚自己考得怎么样,考得好象就是一种感觉。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因为语文是门慢学科,是一门生活化、情感化的学科。语文解题能力可以通过精精练,在较短时间内取得突破,但语文素养,诸如语感、语言表述、阅读视野、思想情感积累等很难通过讲做题来快速提升。所以在语文备考中,我们一方面大力倡导“语文成绩也是靠做题做出来的”,引导督促学生认真做题、有效做题;另一方面,作为语文老师要清醒地认识到语文的灵性是无法做题做出来的。所以在务实的同时,不妨来点务虚的,即引导学生做一些“无用的事”,诸如在课堂上让学阅读一些美文、时文、时评,做一点摘记,写一点感悟;选编一些短小的新闻、时评、谈话类电视节目,让学生在课堂上看一看、议一议;要求学生认真投入地参加学校的每一次活动,写写体会等等,暂时淡化一点功利,暂远离一点考试,让学生在备考的紧张之中,有一些时间回归语文生活;让学生从语文备考单调的做题、讲题暂时抽身出来,体验语文学习的快乐,而且这种节奏的改变往往能给漫长、呆板的复习生活注入不少生气,像茅莹的“新闻周报”、舒中胜的“新闻深呼吸”、李响的“职来职往”等等,这些精彩的节目让我们的语文复习更接地气。


庄子说,无用之用方为大用。有时候,这些看似“浪费”宝贵复习时间的事,却能给我们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比如今年我们浙江卷作文题所涉及的思想,今年512日的茅莹“新闻周报”《致青年》这一集中就精妙地评析过,莫言在诺贝尔奖受奖仪式上的讲话中也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诠释了这一思想,《新周报》朱坤的文章则直接引用了18世纪的法国人卢梭话来印证这一思想,卢梭说:“大自然希望儿童在成人以前就要像儿童的样子。如果我们打乱了这个次序,就会造成一些早熟的果实,既不丰满也不甜美,而且很快就会腐烂;我们将造成一些年纪轻轻的博士和老态龙钟的儿童。”


高三语文复习有漫长的一年时间,如果一味地沉迷于做题、讲题,那是不是太“小气”了点?不如顺应语文学科的特点,在务实的基础上,认认真真地引导学生做一点“无用的事”。


以上是我要讲的是“学会做无用的事”的第一层意思,主要针对复习内容的安排,即我们要把这些“无用的事”穿插到复习过程中去,它们也是我们语文复习不可或缺的内容。


我要讲的第二层意思要从语文薄弱学生这儿说起。为什么理科班里总有一些思维活跃、富有野性而且数理化成绩非常不错的的同学语文总学不好?那是因为他们总是想做对语文学习有用的事。他们会经常问老师:这篇文章背下去有没有用、这个答案记下来有没有用、这个课内语段考试会不会考、这首诗歌去年考过了再做有没有价值……然后在与数理化的比较之中给出否定的答案,结果是越想做对语文学习有用的事,越是不知道如何去做,于是在迷茫中得过且过,渐渐地,语文也就成了薄弱学科了。


那么,在高三语文复习过程中如何指导这部分学生呢?关键就是让他们学会做“无用的事”,不要太功利;语文本身就是一门厚积薄发的学科,太功利了,心就静不来,就无法踏实去学。在心理学有个叫“穿针心理”的实验:实验要求受试者给小小的缝衣针穿线,结果发现越是集中注意力,越是瞄准目标,线却越是难以进入那小小的针眼。这个实验告诉我们,目的性越强,越不容易成功。因为目的性越强,功利心往往就越大,心理也就越浮躁。所以我们要告诫这些学生,不要问记一个词、背一篇文章、做一张练习有没有用,重要的是切切实实去做,语文复习就是这样:“无用”的事做多了,做好了,也就有用了。


做有用的事讲的是效率,做无用的事追求的是心态。在紧张的备考中保留一份从容,保留一份诗意,保留一份热情。有心情看看每天走的路边什么花开了,什么草长了;有心情抬头远望,欣赏欣赏天边的云霞和日月更替;有心情留心周围的人的喜怒哀乐,感同身受,投鼓励、赞美、悲悯、欢喜的眼神。语文是工具的,语文也是诗性的;工具的语文要求我们备考要实实在在,诗性的语文则需要我们学会做一些“无用”的事,学生备考如此,我们老师备考也是这样。


做一点“无用”的事吧!在紧张的备考中,给心灵留一间小屋,给语文注入一些诗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