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届高三必读时评:“中国式过马路”折射啥心态

“中国式过马路折射啥心态

李智勇

明知违反公共约定,但心里冻结了是非,只看那点儿小利益、小方便,背后是庸俗后果论在作祟。

微博上最近流行一个段子,调侃国人集体闯红灯的陋习:凑够一撮人就可以走了,和红绿灯无关。并美其名曰:中国式过马路。转发此段子的人不少,有网友还加上自己的感慨:嚯!这是过马路啊,还是过景阳冈啊?靠人多硬拦汽车,忒不文明!

  感慨归感慨,仔细一想,还真让这段子说准了。平常我们过马路时,这样的过法确实不鲜见。有一两个身影老老实实等变灯,还被同伴责骂:快点儿,别傻等了!许多时候,我们自己下意识也就随大流走了,一抬头:哎,这不红灯吗?我怎么过来了?

  怎么会建立起这种集体无意识?说大一点儿,这跟我们的抉择偏好有关系。

  为人们的抉择提供参考的尺子,大致有两把:一把叫后果论,一把叫原则论。后果论,简单说,就是预判行为的后果,有利则行,有害则止,趋利避害。好比说躺着看书有害视力,老低头坐着对颈椎不好,那就别这么干;适当的锻炼有利健康,那就坚持。原则论,则是做事情前先对照某种原则——或是社会的某种约定,或是心中的道德律令,合则为,不合则不为,不管行为会产生什么具体后果。孔子说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不合准则,不干。按照现代话说,违反程序正义,即便会取得好的实际效果,也不对。

  这两把尺子,各有其适用领域,并无优劣之分。有时候,人们是两把尺子一起用,融合并济,利义兼得。我们需要警惕的是僵死的原则论和庸俗的后果论。庸俗的后果论,就是压根儿不问是非,不讲规矩,只言利害,甚至只看到眼前的蝇头小利,或者自己的小方便,就毫无顾忌,抛弃规则。

  这种抉择偏好,在我们日常生活的细节方面,体现得尤为突出。高空抛物、践踏花草、无视红灯过马路……种种陋习,背后都有庸俗后果论的影子。其实质都是:明知违反公共约定,这么干是不对的,但心里冻结了原则,只看后果——逮着了,后果也不严重嘛。为了消解心中的不安,还常用人家都这么干的来做挡箭牌。

有人说,是不是可以加大对行人闯红灯的处罚呢?单从后果角度着手,行人闯个红灯,能罚到什么程度?再者说,处罚就得设执行者,生活的每个角落都得管起来,那需要多高的社会成本?建立是非观、规则意识,才是与现代文明接榫的正路啊。

 

后记1

2011年,日本大地震之后,有一张照片被网友们疯转。一条双向4车道的公路上,出城方向的车道排满了车辆,前不见头,后不见尾。进城方向的车道上,零星驶过几辆车子。但是没有一辆出城的车子占用进城的车道,更谈不上加塞。

后记2:

在英国,有一位105岁的老司机,他叫哈里贾米森。哈里17岁拿到驾照,开了88年的车,驾驶里程超过320万公里,却没有一次违规记录,没有一次事故。这在英国成为一个传说,哈里表示,要将开车进行到底。英国人也在期待着,这个老司机的安全驾驶纪录,能够更长一点,再长一点。